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朕,大漢之主,橫掃八荒!-第一百章 進錯家門分享

朕,大漢之主,橫掃八荒!
小說推薦朕,大漢之主,橫掃八荒!朕,大汉之主,横扫八荒!
只是没有想到,时隔半年回来后,自己竟然可以看到理想中的一幕。
“武媚当真是了不起!”
刘安把商船增加的功劳归结在武媚的身上。
毕竟沈万三就算有再好的策略,没有人支持他的话也没有办法实施。
“将士们,我们回家了!”
刘安高呼一声,然后全军加速向海岸边靠过去。
刘安也忍不住想要和陆地接触了,在大海上航行的日子多少还是有点索然无味的。
因为在东瀛群岛上面留了两万大军,所以船只的数量也减少了四成,现在只有不到三十艘战船跟在蜀州舰后面。
东瀛群岛的河流普遍比较窄小,庞大的战舰在那里并不能得到非常好的发挥。
所以留在东瀛的都是一些体积比较小的船只,这样一来回来的都是大船,数量就更少了一些。
随着船队渐渐靠近海边,刘安突然发现,海边的船只竟然在躲自己。
一开始他以为这些船只是在给自己的舰队让路,但后来再看,他发现并不是让路。
因为让路的话退到旁边就可以了,而这些船只却是直接远遁了,像是逃跑一样的离开了。
“咋回事?”
刘安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子民要躲自己的船队。
天元少女
思来想去,刘安决定把大汉的旗帜高高举起来,并且放在船头挥舞,好让这些人看清楚是自己人。
但是当旗帜开始挥舞的时候,那些船只逃跑的速度反而变快了一些。
等到舰队停靠岸边的时候,海岸边上已经一艘船也没有了,甚至海岸之上也没有太多的人。
仅有的一些人穿着官兵的服侍,他们拿着武器警惕地看着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庞然大物。
“官兵的服侍什么时候改了?”
这些官兵的确穿着的是铠甲,但是这些铠甲和刘安离开之时的大汉铠甲长得并不一样。
他们的铠甲看起来要简陋很多,根本就不是刘安的风格。
“武媚改的也太多了吧?”
刘安心中出现一丝不满,虽然他给了武媚很大的权利,但是武媚也不能把自己之前指定的政策全部都改了呀。
“下船,我们回家了!”
但不管如何,现在已经回家了,是该高高兴兴的时候了,于是刘安下令全军下船,并且对那些官兵高呼道:“自己人!我们是自己人!”
说完,刘安第一个走下船去,郑和跟在他的身边。
“陛下,你有没有发现,这里的建筑,和半年前比起来是不是有些太不一样了?”
下船之后,郑和仔细端详四周,他觉得这里很陌生,不像是曾经毗邻汉京的地方。
要知道大汉的港口就在汉京外面的不远处,所以无论是人口还是人口都非常繁荣。
这里虽然看起来也很繁荣,但和大汉京城比起来还是差了一些的。
更重要的是,这里的建筑风格和大汉的并不一样。
郑和这么一提醒,刘安才发现,这里和曾经的大汉的确有太多的不一样。
“虽然知道日新月异这么一个词,可这变得也太多了些吧?”
刘安嘴角抽搐,有些不明所以。
“给朕让开!你们的皇帝回来了!”
被自己的人挡在家门口,刘安这个当皇帝的不要面子吗?于是他怒斥道。
但是他的怒斥却没有一个人搭理他,反而是戒备更加森严。
在刘安还在纳闷的时候,面前的官兵数量渐渐多了起来,不一会儿后,竟然有一支军队走了过来。
“这是要造反呀!”
这一次刘安怒了,自己远征归来这些人非但不迎接自己,反而还派军队来攻击自己,这是要造反的节奏啊。
“难道是武媚?”
刘安心中闪过一个念头,历史上的武媚窃取了李唐的政权建立了大周。
难道自己要重蹈李唐的覆辙了?
自己给武媚的权利似乎太多了一些,让她在这半年的时间里面掌握整个大汉了吗?
刘安心中各种猜测,然后都被一面旗帜给打破了。
那就是面前出现的这支军队所举的旗帜,刘安在上面看到一个大大宋字。
“宋?”
刘安心中一顿,天罡大陆已经有了一个宋,就算是武媚要篡权也不应该叫个重名的国号吧。
“你们是哪个国家?”
想到这里,刘安让郑和问出这样一句话。
“汉皇,你这是要和我们南宋开战吗?”
领军的为首一人对刘安说到。
“你们这里是南宋?”
“不是南宋,还能是你们大汉不成?”
被对面的将军反驳后,刘安纳闷地向四周看去,愈加坚定了心中的想法。
原来这里不是大汉啊,还以为大汉半年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呢。
闹了半天,是走错地方了。
南宋就在大汉的上面,再加上快要到达天罡大陆的时候被海风肆虐了几天,所以他们已经偏离了之前的航向,阴差阳错之下就登陆到了南宋。
“误会误会,走过路了,打扰打扰!”
刘安都感到脸红,自己可没有打算和南宋开战呢,而且自己这里只有三万人,跑到人家的主场来作战,实在是自讨苦吃。
闹了个大乌龙,登陆的汉军在宋军的注视下重新登陆战舰,然后在不明所以的目光注视下乘船远去。
宋军看着大汉就这么离开,全部都蒙住了。
汉军这是干嘛?来南宋观光的吗?
为首的宋将目视汉军远去,想起自己刚刚非常威风地和汉皇说的话,觉得是自己的杀气吓退了汉军。
除了这样再没有别的解释了。
于是一抹笑容出现在宋将的脸上,笑容逐渐上扬,然后“哈哈哈哈”的大笑声响彻在整个大海上。
重新乘船远去的刘安多少有些感觉丢人,自己竟然连家门都能认错,去了别人的家里面,实在是不应该。
刘安揉了揉脑袋,把原因归结在了那邪门的海风上。
从南海临海向南航行一段距离就是大汉了,这一次又经过五六天的时间,熟悉的船只数量,熟悉的建筑,熟悉的海岸线终于出现了。
“这一次,是真的到家了!”
刘安张开双臂拥抱温暖的海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