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 起點-552、發明創造鑒賞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
两名校尉牵着马从巷口的马房牵马出来,断粮冲着他们摆了摆手后,径直走到王小栓的身前,笑着道,“你今日不用值守?”
王小栓上下打量了一番断粮后问,“你这又是升了?”
断粮道,“你别打岔, 问你话呢。”
王小栓道,“这一周我都休息,不用去军营。”
“大热天的,你不在家里好好呆着,出来瞎逛逛什么?”
断粮白了他一眼道,“我两个月都没休过一天,羡慕你都来不及, 你还不知道珍惜。”
王小栓道, “你也回我话,你是不是又升了?”
断粮昂头道,“何大人抬举,我已领参将一职。”
王小栓目瞪口呆道,“这是实职啊,过些日子,说不定就可以放出去领军了。”
前桌学霸,后桌学渣
断粮道,“领军哪里有那么容易的,估计啊,还要锻炼一番。”
王小栓把他拉到阴凉处,接着问,“那你纪律纠察的位置给谁了?”
“什么叫我给谁了?
那是我想给谁就能给谁的?”
断粮白了他一眼道,“以后说话注意一点,多大个人了。”
“行了,你别吹毛求疵,那何大人把这职位给谁了?”
王小栓问道。
断粮促狭的道,“你要不要猜一猜?”
王小栓摇头道, “猜不出来,你还是直接说吧。”
断粮道,“是周寻。”
“周寻?”
王小栓跳脚道,“她一个娘们
呜呜呜”
嘴巴直接被断粮给捂住了。
断粮见他不再大呼小叫,便送开手道,“你要是想跳脚,回家去,别在这里,让人看见了,还以为怎么回事呢。”
王小栓喘了半晌粗气,瞪了一眼断粮,“用得着这么大劲嘛,差点捂死我,我就是好奇,周寻不是捕快嘛,这跟军中也不相干啊”
断粮澹澹道,“就是因为她与军中不相干,她才适合做纠察队长,她不需要顾忌谁的情面, 徇私枉法。”
“何大人还真是英明,”
王小栓说完,“那你现在去哪里,方便一起喝个酒?”
“给你装声势?”
断粮一下子就猜到了他的目的。
王小栓笑呵呵的道,“还是兄弟你了解我,现在去福泰酒楼,我顺带再把方皮那小子喊上。”
方皮不怎么看得上他,所以他把断粮带着,方皮不至于不给面子吧?
“今天不行。”
断粮摇头道。
“为什么?”
王小栓不解的看向旁边的两名校尉,“你这看着也不像有事啊。”
真有事的话就不会只带两名校尉了。
断粮低声道,“今日我要去雍王府值守。”
“雍王府,那不是”
这一次不等断粮上手,王小栓自己就先把嘴巴给捂住了。
太子这个名字,在安康城依然属于禁忌一般的存在。
断粮丢了个白眼,意思很明显,算你识相。
“行了,不跟你多说了,我走了,自己事情自己解决吧。”
“等等,”
王小栓赶忙拉住他,“我就问你一个事,那郭聪可有什么背景?”
极乐阎魔
“郭召那儿子?”
断粮见他点头,便没好气的道,“你他娘的越混越回头了,这种狗东西也能当回事。”
“不是那个意思,”
王小栓笑着道,“叶琛那个掌柜张顺,还有方皮手底下那个周敬,都巴结着呢,要是没点底细,也不至于如此吧?”
我喜欢你,比昨天多一点,比明天少一点
断粮漫不经心的道,“那你不直接去问方皮?
跟我这搅和什么?”
王小栓着急的道,“我跟你说实话,我拿人一百两银子,你跟我透个底,我也好跟人有交代,你说不是?”
断粮叹气道,“你啊,要是赚钱就赶紧从京营出来,不要再自误,否则将来一旦出了事情,不但自己倒霉,还能把韦一山牵连上,何必呢?”
王小栓讪笑道,“你放心,我做的事情,就没一件出格的,被发现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顶多我这把总不做了呗。”
“哼,”
断粮没好气的道,“你这是把所有人都当傻子了?
你这把总要是不做了,韦一山的脸上能有光?
何大人又会怎么看他?
你啊,不能全为自己着想,想得我们这些兄弟想一想。
行了,我话已至此,你好好琢磨去吧。”
说完从校尉手里接过缰绳,翻身上门,奔驰而去。
“嘿,”
王小栓望着逐渐远去的三匹马,感慨道,“今天我这是怎么了,到底得罪谁了,就没有一件顺当的。”
犹豫半晌之后,他再次回到了福泰酒楼。
王循好奇的道,“怎么又回来了?”
王小栓道,“他们还在吧?”
王循道,“你也不看看这都什么时候了,早就过了饭点了。”
“哎,你这么说,我肚子立马就饿了,到现在还没吃饭呢。”
王小栓听说郭聪等人已经走了,便道,“你给我上点你们家招牌菜,再过来陪我喝几盅。”
“菜我给你上着,自己喝吧,”
王循叹气道,“我家老爷子在城外等着我呢,我啊,得去被他骂一顿,给他解解气。”
王小栓问,“你又哪里招惹他了?”
五月与加那的故事
“我哪里敢招惹他,”
王循皱着眉头道,“无非就是对我不满罢了,他看着梁家、叶家在安康城的生意越来越大,眼热的很。”
王小栓道,“你来安康城这几年,做的也不差啊,光是这酒楼,在安康城也是能排得上号的。”
“关键看跟谁比,跟梁家他们比,屁都不是,”
王循叹气道,“原本梁家是看不上酒楼生意的,结果呢,一到安康城,接连开了三家!
绸缎庄、米铺、典当行也是到处开花。
比不了啊,比不了。”
“亏你也是小毕业的,”
王循揶揄道,“绸缎庄开的再大,也没什么用处,无非就是多赚一点银子而已。
你啊,想超越他们也不是不可能。”
什么叫无非多赚一点银子?
王循听着很是不自在,但是又不好翻脸,万一对方真有办法超越梁家在安康城的生意呢?
犹豫半晌后,还是客气的道,“你有什么好主意?”
王小栓道,“亲兄弟尚且明算账,你别这么着急啊。”
更何况,两人连朋友都算不上。
王循一下子就听懂了他的意思,咬牙道,“你要是真有什么好主意,你尽管说,只要靠谱,我就给你一百两!”
“谈钱太伤感情了,不是?”
王小栓笑呵呵的道。
“一千两,再多了就别想了。”
王循很是坚定的道。
“你看看,兄弟你还是这么客气,”
王小栓径直走到一边的桌子上坐下,等王循过来给他倒了茶,才端起茶杯慢慢悠悠的道,“想超越他们,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得和王爷的看重。”
“这比赚钱还难。”
王循放下手里的茶壶,道,“你能不能说个靠谱的?”
王小栓把茶杯中水喝完,慢慢悠悠道,“你说莫舜、邓柯、黄道吉,哦,还有黎三娘,是怎么起来的?
莫舜原本是个岳州的流民,全家差点饿死在半道上。
黄道吉虽然是白云城本地人,可也只是个铁匠,比流民也好不了多少,要不是和王爷在三和修路,他这个铁锹都得去卖闺女。
邓柯呢,木匠一个,也是个穷破落户,阴差阳错,做了供应商,因为拖欠工人工资,被罚去劳改,所有人以为邓家人要完蛋的时候,
黎三娘呢,也不用我多说了,一个老娘们,天天挨男人揍,吃上顿没下顿的。
你再回过头来,看看现今这些人,虽然没有你们王家有钱,可是你看看,哪个不是风生水起?
这莫舜还是官呢,即使你老子见了他,也得客客气气吧。”
王循诧异的看了眼王小栓,好像不认识他似得,“你居然能说出这么在理的话,你继续说。”
王小栓道,“邓柯的木匠作坊,和王爷曾经一连去了三次,黄道吉的铁匠铺和王爷去了曾经一个月内去了不下十次,莫舜的火药作坊,和王爷更是去了不知道多少趟。
甚至连黎三娘的成衣铺,和王爷都去了一趟,鼓励他在三和兴办纺织作坊。
这黎三娘那会胆子小,不敢做纺织,没抓住机会,要不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不上不下。”
王循拧着眉毛,隐隐觉得自己抓住了什么,突然咣当一声,一掌拍在桌子上,“我明白了!”
“你真明白了?”
此刻小二端上来酒菜,王小栓先夹了块鸡腿,闷头啃着。
王循亲自给王小栓斟酒,陪笑道,“还是兄弟一语惊醒梦中人。
这要得和王爷看重就得办作坊!”
王小栓点点头道,“意思是这么个意思,其实就是实业,你开多少家酒楼,不如办一家作坊。
和王爷可是亲口说过,发明创造才是发展的基石。
不管是纺织还是铁匠铺,都非常得和王爷看重,哪怕是磨坊呢?
城外的水磨坊,和王爷可是去了好几趟的,那个掌柜的是冀州人,和王爷为了奖赏他改进水磨的功绩,直接给了一枚‘一等发明功勋’的奖章,如今在这安康城,不说横着走路,起码没人敢轻易招惹他。”
王循急切的道,“那你觉得我办什么作坊好?
可是我们家也有作坊啊,和王爷都没有去过一次。”
王小栓抿了一口酒后,打着哈欠道,“你们家也有铁匠铺,也有成衣铺,可做出了什么别人没有做到的事情没有?
说白了,还是有创造性,做的跟别人不一样才行。”
“发明创造,”
王循拧着眉头想了许久,最后咬牙道,“你直接说吧,我再给你加一千两。”
王小栓道,“你知道今年的发明大赛上发明一等奖是什么吧?”
王循讪笑道,“兄弟我整日埋头在店里,外面的事情不怎么清楚。”
王小栓道,“具体是什么东西,我也不懂,大概是船上面用的东西,当时和王爷是评委,和王爷看了之后,直接大叫了一声好,定位一等奖,不但让其担任了冀州水师顾问,还出钱让他筹建造船厂。”
王循道,“和王爷英明神武,是识货的。”
王小栓点点头道,“所以啊,你只要有好东西出来,和王爷肯定不会埋没你的。”
“所以,我到底该做什么?”
王循继续问。
王小栓道,“咱们啊,自己还是发明不出来,不如拿钱去科学院花钱买个专利回来,现在这叫产学研结合。”
“专利?”
王循一头雾水。
王小栓叹气道,“你是真的什么都不懂啊?”
王循白了他一眼道,“你直接说了吧,不会少了你的钱。”
王小栓道,“这大梁国科学院的匠人们废寝忘食,发明了很多的好东西,可是呢,想制造出来的话,得要钱啊,咱们府库空虚,没那么多钱的。
王爷便想了一个办法,允许民间的善贾购买这个发明。
或者出钱与科学院合作,一同办作坊。
这就叫产学研结合。”
王循眼前一亮,“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所以啊,你这作坊还是得靠科学院,”
王小栓不紧不慢的道,“科学院有个合作目录,你呢有时间就去科学院转一转,看见了什么值得做的,直接买下来不就得了。”
王循道,“你去做这个把总真的亏了,还是出来继续做生意吧。”
“前面才有人说过。”
王小栓一想到断粮的话,心里就止不住的难受。
难道自己真的做错了?
可是老话说的好,千里为官只为财。
他要是不为了钱,还做什么官?
想到此处,杯中酒直接闷进了肚子。
“主意是你出的,咱哥俩一起合伙吧,”
王循继续给他斟酒,“我不怎么懂什么发明大赛,可是朝中的事情我是知道的,刑恪守大人眼前正在严查官员腐败,他老人家眼里揉不得沙子,你现在替这个出头,替那个撑场面,早晚得出事,还是从京营出来吧,省的日后生出什么事端。”
“你也是这么想的?”
王小栓眼睛睁的老大。
王循笑着道,“论做生意,你确实有些天赋,可是这官场上的事情,我还是比你懂一些的。
你啊,过了。”
王小栓仰着头叹气道,“奶奶个熊,听你的。
这个把总辛苦一整年都挣不来几个钱,太累了。”
还是做生意来钱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