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臥底天魔:我化身系統,感化諸天 小鷹吃肘子-第139章,江麒查漏補缺,消除後患相伴

臥底天魔:我化身系統,感化諸天
小說推薦臥底天魔:我化身系統,感化諸天卧底天魔:我化身系统,感化诸天
“上面不是说,有筑基除魔修士要下界么,这都快半个月了,怎么还没联系我?”
三个时辰前,清晨。
一处隐蔽的山头。
一名须发皆白的老道士,手里捏着一枚紫色令箭,眉头紧蹙。
他是雷罚殿在此界的监察修士,炼气后期。
雷罚殿于登记在案的每一个生命世界,都有这样的监察修士或监察组织,其职能类似于治安岗亭或派出所。
监察修士的数量和修为,依世界的等级而决定。
像这种几乎最差的九阶世界,通常只有一个炼气修士。
监察修士不得干涉世界,不得影响土著生活,只在暗中旁观和记录世界的变化,同时监察是否有界外生灵偷渡世界。
简而言之,就是不能入世。
但这个不入世,也不绝对,有一种情况下允许,甚至鼓励他们入世。
那就是发现天魔的踪迹。
一旦发现天魔,无论是斩杀或者上报消息,都能获得相当丰厚的功劳。
当初斩邪教灭门一役,他的本命金符内的分魂,受天魔气息刺激而激活时,不知道有多高兴,以为马上就可以立功返回圣界了。
但偏偏在他兴奋地追杀天魔姜贝妤时,陈轩夺舍成功了。
感受到陈轩那恐怖的气息,以及瘆人的桀桀笑声,那道分魂即刻意识到不可力敌,慌乱跑到了本体老道士这边。
随后,便有了老道士上报天庭雷罚殿,闫清越下界除魔之事。
“哎,应该不会出什么意外吧,那可是筑基修士啊。”
老道士面露忧愁,原以为除魔修士下界,三下五除二就能完成除魔任务,然后带他返回圣界。
可是现在,都半个月过去了。
突然。
他手中的紫色令箭忽的一亮,传出闫清越着急的声音:“快上报雷罚殿,此界有统御天魔,请求支援…”
统御天魔!
老道士手一抖,差点拿不稳紫色令箭。
慌乱准备从储物戒内取出跨界传送符,然后将“统御天魔”的消息上报天庭雷罚殿…
但就在这时。
“终于找到你了。”
背后,突然传来一道兴奋的声音。
荒山野岭的,是谁来找他?
联想到闫清越着急的请求支援,老道士头皮发麻,求生的本能让他将抓在手里的跨界传送符松开,转而摸向本命金符…
然而还没等他激发本命金符。
锵锵锵——
密集的剑鸣声便在身后响起。
老道士惊惧转身,入眼的是铺天盖地而来的剑气..
“啊——”
须臾。
一位年轻修士来到他的尸体旁,取下了他手上的储物戒,摸出跨界传送符一观。
“还好,及时赶到了。”
江麒长舒一口气,没想到即便是知道这老道士所在,找起来也这么难。
好在天魔姜贝妤的情报,及时被他拦下了。
随后。
看着地上连元神也被他斩杀得干干净净的老道士,不由懊恼:“可惜一个记忆复制体,就这么没了。”
但没办法,刚才事态紧急。
以拦截情报为第一要务。
“还好上午心血来潮推演了一番,否则陈轩就要死翘翘了,好好的对闫清越心软个屁啊。”江麒皱眉。
本来他在深山老林杀那些隐逸武者,杀得起劲。
就在今天早上,他突然想起距离上一次使用《天衍术》,已经过去了十三天。
为求保险,他决定再看一看陈轩的未来。
毕竟上次他看到陈轩只活了四天,就被圣界天道同化死去。
而这个四天,现在早就过去了。
一番推演。
他在未来得知:
九天前,陈轩借助六大天魔推演自身。
以及前天,伪装成陈轩的那只天魔也进行了一次推演。
因此得知了这七次推演,所对应的不同未来的大概情况。
到这里,整体还算是有惊无险。
却没有想到,后面竟看到陈轩因为感到对闫清越的愧疚,傻乎乎地发了个有漏洞的天道誓言。
只发了:闫清越答应封印,就放了她的陈轩哥哥。
却没有加上“让闫清越不能杀陈轩,不能阻拦他启动炼魂法阵”这两个条件。
本来,这也就罢了。
因为陈轩的本意是:
穿到七十年代蛻變 ytt桃桃
等九月初九,也就是今天中午,闫清越封印他后,就立即通过从未来得知的一门放逐阵法,将闫清越放逐他界。
如此“不能杀他,不能阻拦他启动炼魂法阵法阵”的条件,加不加根本无所谓。
陈轩这么想,倒也没错。
如果按前天那只天魔的推算,他们也确实成功放逐闫清越了,九月初十的炼魂法阵也成功启动了。
但问题是。
他得意忘形下,忘了闫清越也会天机秘术,能通过提问的方式,模糊感应未来。
少加了这两个条件,让闫清越起疑心了。
再加上陈轩得知她要封印陈轩的事,越发让她觉得陈轩有阴谋。
于是就在昨天和今天,闫清越又施展了《念响》,问出了六个问题。
首当其冲,自然是问天魔陈轩有没有骗她。
得到反馈:没有。
这让她大松了口气。
接下来自然是问,陈轩哥哥自由后,杀掉天魔陈轩,陈轩哥哥有没有影响。
毕竟天魔陈轩对她做的事,让她对天魔陈轩深恨不已。
结果却得到有影响的反馈,这让她压下了杀天魔陈轩的心思之余,心中不由起疑。
不过。
她并没有脑洞大开的,想到天魔陈轩就是她的陈轩哥哥。
而是怀疑天魔陈轩的死,会让其他天魔动怒,从而迁怒伤害陈轩哥哥。
但问题是。
在她的认知中,此界根本没有哪个天魔,有能力伤害她才对。
而不能伤害她,又怎么越过她,伤害到她的陈轩哥哥呢?
于是理所当然的。
她怀疑上了天魔姜贝妤,怀疑有大能天魔因为天魔姜贝妤,即将降临此界。
再联想到天魔姜贝妤和天魔陈轩之间的亲昵关系。
得出结论:天魔姜贝妤必定会为天魔陈轩报仇。
如此,天魔陈轩的死会影响到她的陈轩哥哥,就解释得通了。
于是第三问,便将本来打算问的“天魔陈轩为什么要她继续封印”的问题,转换成了“有没有高阶天魔要降临此界?”
结果却:有!
闫清越暗道果然如此,同时心中惊慌。
于是今天子时第四问:来的天魔最高什么修为?
答:元婴期。
锦医御食
闫清越心中一沉。
第五问:几个?
答:五个。
心下更沉。
第六问:他们来此界,除了保护天魔姜贝妤,还有什么目的?
答:天道。
“天道?”
当时闫清越就疑惑了,天道是什么意思?
但下一刻。
联想到天魔姜贝妤的身份。
她忽然明白了。
这是要帮天魔姜贝妤,吞噬此界天道!
难怪,统御天魔会降临到这么贫瘠的世界。
难怪,要清除一界武者,这是要削弱天道,逼迫天道显化。
“小小的炼气天魔,也妄想吞噬天道,一步登顶天仙境!”
逍遙派 小說
闫清越嘴上嘲讽,但心中却慌乱不已。
因为理论上,有极大的成功率。
天仙境的统御天魔,危害太大,必须阻止。
但五个元婴天魔,实在太多了。
如果只是两、三个,她拼死还能一搏,可是五个…
闫清越一直想到天亮,也没有想到应对办法,只能无奈联系监察修士,寻求支援。
…..
因此,有了江麒赶来杀监察修士这一遭。
否则雷罚殿高阶修士下来,不仅任务会失败,天魔姜贝妤身死,甚至连陈轩也要挂掉。
思绪回转。
江麒将老道士的尸首掩埋,抬头看向武国国都的方向,面露忧愁。
“我又改变了未来,不知道明日炼魂法阵还能不能顺利启动。”
“希望陈轩,今天能顺利放逐清越这妮子,否则明天她再来个《念响》三问,指不定又要出幺蛾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