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末世求生:我有千倍增幅-第兩百一十五章:靈丹妙藥熱推

末世求生:我有千倍增幅
小說推薦末世求生:我有千倍增幅末世求生:我有千倍增幅
根据七七他们的讲述,他们的血液不仅能用来培育怪物,而且还能用于幸存者的治疗。
他们的血液,堪比灵丹妙药,一滴鲜血,就能将一个重伤昏迷的人给救活,他们的心脏,甚至可以将一个死去的人给救活!
林枫不敢相信,这两个异化人竟然有如此功效,他知道这两个人是一个宝贝,却没想到,这两个异化人比他预想的还要厉害。
怪不得当初怪物一方不惜发动怪物潮也要将这两个人给杀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望着沉默中的林枫,小七说道:“大哥哥,你想不想让你们的医疗手段更强一层楼?”
林枫愣了一下,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们的血液,可以治疗任何的伤势和疾病,你们若是将血液储存起来,将来用到……”
她的话还没说完,林枫当即打断了她的话,说道:“别傻了,这个世道虽然残酷,但我可不会因为这样就抽取你们身体里的血,那样做的话,岂不是跟怪物没什么区别吗?”
见小七还想说话,林枫打断了她,说道:“行了,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以后别说出这样的话,也别有这样的想法,明白吗?”
二人见状也不再说什么,他们到今天才看清楚林枫的为人,平常的时候虽然冷酷无情,杀人如杀蝼蚁一样,但是在关键时刻,他却是非分明,平易近人。
“哦,那好吧,我们去玩了。”说着,小七与七七转身远去。
等二人走后,陈思远走上前,说道:“林枫,这异化人可是一个好东西啊,你为什么不抽取他们的血液,这样的话,万一再次受伤,我们就不用疲累了,说不定还能用他们的血液研究出一些新的东西。”
垣根和境内
“他们的血液虽然是一个宝贵的东西,但我们那样干,和怪物有什么区别?再说,需要什么物资的话,我们完全可以依靠自己的努力来完成。对了!经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一个事情,你安排几个人,让他们二十四小时轮流来制作特殊型学习书。”
“嗯,我立刻安排几个人去处理这件事情。”说着,陈思远转身欲走。
“先别急着走,我还没把话说完。以后每一个岗位的人,都必须将当日的收获上交给我,你以后就负责庇护所的物资调度和使用。”
一听这话,陈思远愣在那儿许久都没有说话。
林枫这一番话,给予她的权利可不小啊,如果林枫不在庇护所的时候,将由她代为掌管这个庇护所。
“林枫,你给我这么大的权利,我可掌管不过来啊。再说,我还有自己的工作要做,这样我会很累的。”
“有吗?每天只是负责收取一些物资,这有多累?再说,你不是想成为我的女人吗?如果连这点事情都不能帮我分担,还怎么做我的女人?”
听到这话,陈思远惊愣的看着林枫,这个家伙是认真的吗?他怎么突然说出这样的话?难道林枫接受了自己?
“我…我会努力试试。”
说完,陈思远沉默了一会,满脸通红,口中的话始终说不出来。
林枫看出了她的想法,说道:“我先说好,我现在只是测验你有没有能力代为管理庇护所,如果你没有能力,我还是会换别人的。别以为自己长着一张美丽的脸蛋,我就会跟一个舔狗一样巴结你。”
听到这番话,陈思远心中更加的欣赏林枫。相比于舔狗,她更喜欢有主见,并且实力强大的人。
“你放心吧,我一定会证明给你看的。”说完,陈思远心情愉悦的走了。
看着远去的背影,林枫摇了摇头,说道:“这个女人,怕是误会了什么吧?”
他先前虽然说过那样的话,但不代表林枫已经接受了陈思远。
特别是他,作为这个庇护所的老大,对伴侣的要求将要更严格,毕竟他们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庇护所。
林枫自然不会把庇护所的那些家伙放在眼里,但他不想挑起事端。
其实,林枫这么做,也是为了强化他的感知之力。
先前和青儿战斗的时候,他虽然能躲开那个女人的攻击,但那样还是不够,毕竟那个女人只是潘特手底下的一个仆人,若是十二天神出现,以他们现在的手段一定不是那些家伙的对手。
来到地下四层,林枫在那儿摆设了很多自动学习和制作机器人,将背包里所有的特殊型学习书塞进机器中,又给每一台机器人塞了一部分材料,让它们制作着各种资源。
可惜的是,之前的那一波资源,都被怪物给破坏殆尽,有一些资源甚至是药物。
搞定这事情以后,林枫巡视了一圈庇护所,所有的岗位都有条不紊的工作着,李民带着众人在地下城中搭建着电力网。
他走到李民跟前,询问了一下警报器的进展。
李民告诉林枫,警报器已经搭建完成,并且庇护所的四周还设下了很多摄像头,下次怪物进攻的时候,地底的人能在第一时间发现地面上的情况。
见庇护所运转的还算不错,林枫总算是放下心来。他想到有一段时间不能处理庇护所的事情,找到陈思远,给了她大量的弹药、食物和医疗物资,让她代为管理庇护所一天。
陈思远有些纳闷,林枫这才刚回来,这会儿又要去哪里?
林枫告诉她,自己是去精进自己的实力,估计明天这个时候就能回来。
见林枫这么说,陈思远也只好如此。他看向林枫,扭捏的沉默了一会,随后说道:“林枫,既然你承认我是你的女人,临走的时候,不来一个情侣间的离别方式?”说完,一脸害羞的站在那。
看着面前的陈思远,林枫沉默了一会,随后伸手在她脸上掐了一下。
“呀!住手,很痛啊。”
“你好像没有理解我之前那番话的意思?还是没有睡醒?我只是让你代为掌管庇护所,我说你不是想成为我的女人,那几句话只是让你明白不要挑事情做,明白吗?”
“我明白了,你松开。”
陈思远瞪着林枫,原来她只是误会林枫的意思,还以为林枫真的接受了她。她还想着,今晚该怎么和林枫滚床单,却没想到林枫压根对她没意思。
林枫看了她一眼,也懒得跟陈思远多说废话,转身去寻找团子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