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嬌軟小山神請留步:瘋批道長已馴服-第五十章 以死攻心讀書

嬌軟小山神請留步:瘋批道長已馴服
小說推薦嬌軟小山神請留步:瘋批道長已馴服娇软小山神请留步:疯批道长已驯服
陆威风耸肩,就是不告诉段庭之秦妙的真实身份。告诉了他,他会选择杀了这个救命恩人吗?
还是会选择饶她一命……
“孽缘。”槐絮站在一旁,轻声说道。人与妖,神与魔终不能产生纠葛,不然只会祸害苍生。
三界共生?都是无稽之谈。
陆威风的话使段庭之有如雾里行舟,万般难解。秦妙于火海中救他性命,是他的恩人,他为何要后悔救她?
陆威风走到段庭之面前,抬手为秦妙输了些许精气,暂且护住了她的心脉。
“我现在就去找大夫。”一旁的赵甘塘说道。“段司部你先带着秦姑娘去离这儿最近的跃来客栈。”
“多谢赵大人。”段庭之同他道谢。
赵甘塘微微摇了摇头,示意其不需要感谢,而后便立即去寻大夫了。只是现在城中混乱,要请个大夫过来,怕需要些时辰。
段庭之抱着秦妙立即跑去了最近的跃来客栈歇脚,荣央看着段庭之渐行渐远的背影,萦绕其周身的清风竟是变得越发寒凉。
“此妖火该当如何?”邱凛凛转身,看向了那将客栈烧成焦炭的滔天业火。
陆威风眸光锐利,且紧盯着一旁的谷重。
谷重肩上还插着邱凛凛的小刃,以及那把被小刃钉住的大刀,多少有些诡异诙谐。谷重颤颤巍巍地吐出了妖丹,将妖丹悬于烈火之上,化丹为寒水,瞬间将烈火覆灭冰冻。
谷重失了妖丹,竟是化作了一只乳白蠕动的金银虫。
“谷重居然是蛊虫。”邱凛凛走到金银虫旁边,且俯身将他捡起,放到了手心。没了妖丹的谷重不过三五米粒般大小,只要邱凛凛微微一捏,怕就会爆出脏器汁水。
宝藏与文明 符宝
“啊!”林娘子见物宝城的谷大善人忽然变成了一只血虫,竟是吓得花容失色,晕倒在地。
在场的物宝城众人皆是面面相觑,唏嘘不已。
大主宰 天蠶土豆
“啾啾啾——”一只青羽飞鸟于天际滑翔而下,忽然将邱凛凛手心的谷重叼走。
“诶?”待邱凛凛反应过来的时候,手心的谷重已然到了那重回天际的鸟儿嘴里。
众人抬首,亲眼见着那青羽飞鸟将喙中蠕虫吞食进了肚子里。
天道伦常,确实有饶有意思。
“对了,那个阿爷和他的小孙!”邱凛凛忽然想起那对爷孙也在客栈里,若是他们不曾逃出,现今已被烧成焦灰了吧?
“他们逃走了。”槐絮救人的时候,他们已经不在房中了。
陆威风与邱凛凛闻言,一时间竟不知是该难过,还是该高兴。
段庭之将秦妙安顿于跃来客栈的客房,秦妙背后伤重,他只能将她趴在榻上。
“咳咳咳——”秦妙又开始干咳,但许是陆威风给她输了精气,封了破损血脉的缘故,她这回竟是未曾呕血。
“你再坚持一下,赵大人很快就会找到大夫来救你的。”段庭之在火中被熏得灰头土脸,如今又急了一头的汗。
秦妙倒是从未见过这样狼狈的世家公子。
段庭之长呼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却是以失败告终。
客栈着火之时,他还在睡梦之中,是秦妙过来将他叫醒。其后他又全身无力,无法起身逃离,是秦妙将他扶起,且带着他一起出了房门。
梁上木柱被烧得焦黑,燃着烈火恍然掉落,又是秦妙将他推开,自己受了那一重击,灼伤了后背。
若不是槐絮姑娘及时出现,将他们一众人带离火海,后果将不堪设想。
段庭之十分害怕,害怕自己会就此欠下一条人命,而后余生都活在愧疚里。
“公子,我的身体我知道,奴婢就快要不行了。”秦妙眸中蓄着泪水,垂垂欲滴,满面悔恨与不舍。
“不会的,你不会死的。”段庭之恍然握住了秦妙的手,就好似他抓住了这只手,就能抓住秦妙的命一样。
“若不是陆道长为我暂时护住心脉,我就是连这些话都不能跟你说了。公子,我心爱慕你。若有来世,我必投身世家,与你再相遇,成一对神仙眷侣。不再当这处处讨嫌的小婢女了。”秦妙落泪,气息奄奄,一字一句都细弱得很。
段庭之微愣,眼中却也落下一滴泪来,他倒是不曾想过秦妙对他还有此般心思。
“你没有讨嫌。”段庭之不知该如何回应秦妙的感情,只得没头没尾地说了这句话。
“怎的不是讨嫌呢。”秦妙哽咽。“我到了段家之后,公子你回府的次数便越发少了,夫人便要赶我出去……其实此行也并不是夫人派我来服侍您的,而是我自请……咳咳……我同夫人立下誓言,约定在这京都之行中,怀上公子您的孩子,夫人这才应允了我,并且答应日后不再赶我出段府……如今,我竟是连命也要殒了,再谈不上留在段府了。”
“你莫要再说话了,只要你这回活下来,我必定不会让你被赶出段府。”段庭之沉声道。
秦妙欣慰一笑,而后竟是缓缓闭上了双眼。
“秦妙!秦妙!”段庭之心脏顿停,脑中一片混沌,心中不安情绪更甚。
段庭之抬手,悬手指于她鼻间,探其鼻息。
呼吸微弱,竟是缓然断绝。秦姑娘,香消玉殒了。
段庭之无力跌坐在地,俯靠在床沿,愤恨又恼怒。都是因为救他!如果秦妙没有去他房间救他,秦妙就不会死!
“来了,来了,大夫来了!”赵甘塘循着物宝城因着杀阵,而残破不堪的街路,寻了好些个医馆,这才找到了一个心神稍微安定些的大夫,将他带到了这跃来客栈。
赵甘塘带着大夫推门而入,却瞧见段庭之正颓废地倒靠在床沿,神情恍惚哀怨。
赵甘塘见此情形,心中了然。秦姑娘大抵是没了。
那大夫背着医箱,打破这沉默诡异的氛围,缓步走到了秦妙身前。
京城夜想曲
“大夫,还能救吗?”段庭之抬首看向那白胡子大夫,眼中已无期待。
那大夫先是探了探秦妙的鼻息,而后又摸了摸她的脉搏,许久后才回段庭之道:“还能救。”
段庭之与赵甘塘闻言,眼中重新有了些光彩。
有浦同学的工作
那大夫立即打开药箱,且与秦妙施针。
大夫刚刚进门,看见段庭之无精打采,还以为这姑娘已经死了,可他来探鼻息的时候,这姑娘明明就还有气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