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說 鴻蒙鑑者 夢蜉蝣-第126章 天威鏢局閲讀

鴻蒙鑑者
小說推薦鴻蒙鑑者鸿蒙鉴者
一个月后,飞盘中彩月道:“过了飞龙城就可以到达天、人两国之间的中立城。”
“这一路风平浪静,终于什么也不用担心了。”蛮牛道。
“好哎!终于可以看看魔界大城市的风采了。”轩辕问天道。
“……”
四人随后兴高采烈的谈论起来。
最初彩月计划躲开追击后绕回媚魔族,结果轩辕问天看了地图后提出想去中立城看看。就在四人商量去哪个中立城时,蛮牛说如果可以的话就去天、人两国之间的中立城,他想去看看一起离开牛魔族的同伴。就这样,四人便向着天、人两国之间的中立城飞去。
东岑西舅
为了不引起麻烦,飞盘一路沿人烟稀少之地前行。蛮牛此时驾驶飞盘,轩辕问天则站立在飞盘外部观看风景。有着法阵光幕的阻挡,轩辕问天站在船头也只是感觉到清风拂面。下方的蛮荒大地山峦叠起,密林如海,几条长江直通向远方。
轩辕问天张开双臂,闭着眼睛细细感受着外面的气息。清风带着自由自在和生机勃勃的气息,吹起他的衣衫和发丝。轩辕问天突然冲出光幕,迎着猛烈的气流飞行,许久才回到飞盘上。
“白姨,我已经长大了,您再也不用担心我了!”轩辕问天仰望天空道。
飞盘前行中偶尔也会遇到各种小势力的散修,不过他们看到晶光闪闪的飞盘都选择四散奔逃。
出了飞龙城外围领地后,飞盘路过一伙正在斗法的魔修停下。轩辕问天飞至打斗之人上方后喝止他们住手,打斗之人看不透其的修为,不过看到天魔后期的蛮牛跟在他身后,谁也不敢再动手。
“你是什么人?”一人施礼问道。
“本尊是始魔祖传人!”轩辕问天说着穿上护甲放出一层彩色灵光。
众人见此立刻施礼求饶起来。
“小人不知魔尊驾临,有失远迎?,还望魔尊赎罪。”
“我等都是穷苦之人,请魔尊高抬贵手!”
三國 版
“……”
下方之人乱哄哄的喊道。
蛮牛在后面撇着嘴翻了一个白眼。
“你们起来吧,你们为何打斗?”轩辕问天道。
超級 鑒 寶 師
“回魔尊,我们同心丹之毒快要爆发了,实在是没有办法啊!”
“唉!”轩辕问天叹口气还未说话,蛮牛抛出一袋魔玉面无表情道:“以后好好修炼,不要再干这种事了。”
被蛮牛抢了台词的轩辕问天张张嘴才说了句“知道了吧!”
一伙人发现储物袋里面是十万魔玉后,立刻磕头道谢,并保证好好修炼。
轩辕问天二人飞回时,蛮牛道:“这都是第三次了,这么多中毒之人咱们如何能帮的完。”
“见一个就要帮一个,这是我应该做的,要不问问彩月姐是否应该。”
“好吧、好吧,你说的都是对的,谁让你是始魔祖传人呢!”
此行就这样一路继续下去,一个月之后飞盘出了天魔国边界。再前行一日天空的飞行魔宝也多了起来,与蛮牛控制的飞盘不同,其他飞行魔宝都有一个带“镖”字符号的标识。“镖”字上方写着黑色“天威”两字,都包围在一个白色圆圈中。
“天威镖局!”蛮牛感慨道。“当初就是因为同心丹我才离开的,也不知现在是什么情况?”
“现在看来天威镖局应该是中立城最大的势力了,否则也不会是现在这种情况。”彩月走出房间道。
现身出现的彩月和叶心,裸露的皮肤变成雪白色,借助魔宝的遮掩同境界很难识破她们的真实身份。
“蛮牛,等到了中立城你还改是变神识样貌,不要被以前的人认出。我们也改变魔人,以防白象城之人悬赏捉拿我们。”
彩月正说着,一艘大船和一辆双排马车向他们逐渐靠近。
“彩月姐,这两个飞行魔宝跟着我们有一段时间了。”轩辕问天道。
“他们中可有灵魔存在?”
“灵压盘没有感应到灵魔的存在,他们应该也知道我们没有灵魔境界,准备对我们出手了。”
“那就好,改变方向引他们过来,正好打听一下中立城的情况。”
“嘿嘿,可别怪我们欺负你了!”蛮牛得意笑到。
飞盘调转方向疾走,两件飞行魔宝则从两个方向向他们包围而去。
半个时辰后,在一处山地上飞船停下,面对前方阻拦的大船放出数十道光柱。大船猝不及防下,只能加固护罩阻挡。在一阵爆炸中,大船被击穿,几个人影从中飞出四散逃遁离开。
马车见此立刻掉头就走,却发现一位灵魔正站在马车前方。马车亮起光芒还未有下一步动作,飞盘赶至马车旁边。
蛮牛厉声道:“不想被击毁都赶紧滚出来。”
叶心随后挥舞阵旗也对准马车。
马车中下来七个天魔境界对着轩辕问天作揖喊道:“魔尊饶命、魔尊饶命…”
轩辕问天收了护甲退至一旁,彩月上前道:“为何要攻击我们?”
“魔尊是刚出关是第一次来中立城吧?我们见你们魔宝上没有天威镖局的标记,而且也没有感觉到灵魔的存在,一时起了贪念所以才出手的。”一个像是领头之人说道。
“你们回答我一些问题,我满意的话魔尊就让你们安然离开。”
“是…,我们一定知无不答。”
“先说说天威镖局的事情吧,为何要挂着天威镖局的标记?”
“天威镖局近十万年前突然崛起,镖局内灵魔境界近万,天魔境界数不胜数,可以比肩各大族,另外两个镖局先后被他们吞并。后来众人才知道,天威镖局是用同心丹控制加入之人,所以才会有如此大的势力。”
“我还听说天威镖局甚至对货主出手,逼迫他们服下同心丹加入天威镖局。”另一人道。
“这么说同心丹的幕后主谋和天威镖局有关?”彩月道。
人皇经 小说
“天威镖局的几个创始人,也只是负责发放同心丹,和增加服用同心丹之人的数量而已。中立城的人大半都服过同心丹,天威镖局借此算是掌控着大半中立城。不过天威镖局也不归属于任何魔祖,他们只负责中立城的稳定。现在各国之间的交接处都成了服用同心丹者的势力,尤其是中立城。
“难道魔祖会对此坐视不理?”
“这个你们不知道?各魔祖曾派人将天威镖局很多人带走调查,各城的丹药铺店主同样也遭到调查 ,就为了查出谁是幕后主使。只是同心丹之事早已暗中进行许久,搜神之后也没有找到幕后主使。”
“然而没有同心丹,中立城服用同心丹之人开始混乱,他们攻击各魔祖势力下的店铺,抢夺各种财物,使得中立城陷入混乱。后来追查同心丹之人也被神秘势力偷袭,反而被迫服下同心丹。即没有找到幕后主谋,又没有解毒的办法,各魔祖只得将所抓之人放回。”
“经过此事,各同心丹店主纷纷高调亮相,天威镖局更是肆无忌惮的抓人喂他们服下同心丹。天威镖局还发布悬赏,抓到未服用同心丹的天魔境界奖励十万魔石和十颗同心丹;抓到灵魔境界,奖励千万魔石和百颗同心丹。各魔祖不再理会同心丹之事,没有服丹之人只能在洞府中潜修不出。”
“传言同心丹炼制之人背后乃是魔祖支持,所以才找不出主谋,也因此才拿同心丹没有办法。中毒之人只要及时服下同心丹便没有异常,随着毒发间隔的时间越来越长,中毒之人也没有其他异常,同心丹也就被人习惯了。现在中立城除了算是被天威镖局暗中掌控,其他也和以往相差无几。”
对方几人纷纷说道。
“城中卖丹,城外打劫,众人受丹药影响怎么会和以往一样。“彩月冷冷自语道。“背后是哪位魔祖你可听说?不可能查不出来吧?”
“这是众人猜测而已,也从未有魔祖证实,具体情况我们这些小人物怎么会知道。目前服丹之人除了提供天威镖局需要的东西换同心丹,其他什么事情也没有。”
“挂上天威镖局的符号有什么用?”
“因为服用同心丹之人太多,中毒情况又只有通过魔人才能看到,所以经常出现服丹之人互相抓捕的情况。后来天威镖局打造了许多令牌、标识,用来代表服用同心丹之人的身份。令牌用来代表个人身份,凭借令牌也可作为通行中立城的令牌。”此人说着拿出一块刻有“镖”字的绿色令牌让彩月过目。
彩月端详了一下令牌,令牌两侧有一对翅膀,一面刻着“镖”字,一面刻着“天威”二字。令牌由晶玉打造而成,里面镶嵌着一个小型印记法阵。
“我们马车上的标识是专门用在飞行魔宝上的,进入中立城万里之内,令牌和标识就会被激发。一般来说只要带有镖局标示就不会受到攻击,没有飞行魔宝所用的标识,将身份标识激发也可以临时用在飞行魔宝上,就是令牌威能消耗的快很多。对了,不同中立城天威镖局的标识也不一样,到时候要更换相对应标识可减少一些麻烦。”
“天威镖局的标识之物,是不是只有服用同心丹之人才能领取?”彩月想了一下道。
“是!”各令牌和标识有万年的使用时间,令牌到期后需要到天威镖局购买。没有服用同心丹之人购买时,被发现就会被天威镖局的人抓住强迫服下同心丹,当然找人代购也是可以的。想必魔尊并没有服用同心丹吧,您最好还是别去中立城了。”
彩月将令牌交给蛮牛后道:“你说的我很满意,再拿三块令牌给我,需要多少魔石我会给你们的。”
“不敢、不敢…”男子连忙摆手道。
“既然如此就将你们魔宝的标示一并给我们。”彩月道。
“魔尊饶命啊!我们保证什么都不会说的。”马车一伙人纷纷求饶道。
“这是失忆丹和一戒指魔石,你们服下丹药便可以离开,魔石算是对你们的补偿。”
蛮牛上前拿出一瓶丹药,马车之人见此却是谁也不愿上前领取丹药。
“既然如此还是将你们直接击杀最省事!”彩月冷声道。
马车之人惶恐之下从蛮牛手中接过失忆丹服下。彩月让领头之人只服下半颗失忆丹,保证他不会太久的处于昏迷状态。
男子接过储物戒指和丹药,查看过戒指后惊喜的连连向彩月道谢,而后收了马车的“天威”标识交给彩月。男子服下丹药,在药效发作前带同车之人躲入山中。
彩月一人发了一块令牌道:“我们小心一点,若是进入中立城对我们有危险的话就只能离开了。”
“明白!”轩辕问天和蛮牛道。
飞盘贴好标识出发后,果然不在有其他飞行魔宝跟踪。彩月和其师父寒秋水联系一番后放下玉简道:“魔祖也拿同心丹没有办法,看来魔界要出现大危机了。”
“可以让魔祖发下誓言,谁不敢谁就是幕后之人。”叶心道。
“各神魔境界都发过誓了,炼制同心丹便不入轮回,受心魔侵扰。”
“啊!那此事是何人所为?除了神魔境界,不可能有人做到吧?”蛮牛道。
“现在的怀疑对象是魔渊的兽祖和毒魔族之人勾结所做。因为万兽宫的三位兽祖返回魔渊,魔渊现在有五名神魔境界。如今兽修最强者数量和魔祖相当,这样也使得各魔祖无法前往魔渊向兽祖求证。”
“龙祖答应我不会危害魔界,我相信他们不会反对调查的。”轩辕问天道。
彩月摇摇头道:“魔祖都解决不了的事情,我们更不可能知道原因,只能自己多加小心了。希望炼制同心丹之人只是为了用同心丹多获得大量资源而已。”
叶心闻言露出黯然之色,彩月见此陪叶心回房间。
“我不相信狼大哥会这么做,或许我该去魔渊找他问问。”轩辕问天向蛮牛道。
“万兽宫的兽祖离开时,同心丹已经开始传播,虽然说同心丹不是他们炼制,但他们可以站在炼制者一旁。问天,神魔境界并非圣人,他们也会有自己想要的东西,你身为仙帝之子应该更明白才对!”
轩辕问天不再言语,再次来到飞盘外坐着看着远方的红日。红日将周围的一切染成红色,随着红日慢慢升起越发明亮,遮天盖地的红光快速扩散开来。